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热透新闻 >  正文
刘兆佳:香港是世界自由港,不是美“自由港”-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6-05 01:15   来源:未知   阅读: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召开发布会,宣布将取消给予香港的特殊地位。在此之前,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外长发表联合声明,“担忧”中国审议制定涉港国安立法有可能破坏“一国两制”原则。

  西方一些政客的言论无理、霸道、傲慢、虚伪和双重标准:他们或许刻意地不理解“一国两制”的真实涵义;刻意地把香港当作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而且是一个受西方势力保护、为西方利益服务的政治实体;刻意地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宪制秩序的事实,忽视“基本法”从未规定香港的国家立法被特区所垄断的事实。

  那么在现实世界中,西方会不会像一些政客所说的那样,为维护所谓的香港“自由”挺身而出?尽管华盛顿近来经常呈现出一种非理性、肆意妄为的特征,令人难以揣摩,但如果从理智上分析,则可以从两个维度去考虑:一是现在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以短期利益为第一位,减少对国际事务的参与和承担,降低在国际组织中的参与,不愿意为其他地方的利益付出,更遑论牺牲;二是美国对香港事务的态度本质上不是美国和香港的关系,而是美国和中国的关系。美国现政府中的一些成员对中国抱有敌视态度,但其前提条件是自身不必付出重大代价。

  看懂了这两个维度,我们就不难发现,美国在理论上“招数”很多,而且也势必将在政治和舆论上发动猛烈攻势,显得疾言厉色。但实际上,要对内地和香港造成沉重打击、且自身只需付出很低代价的制裁工具,美国却几乎没有。绝大多数可以采取的实际行动都是成本高、收益小的选项,且都会让其自身蒙受不小的损失。

  特朗普宣布将取消给予香港的特殊地位,但没有说清这一步什么时候走、走多远。需要看到的是,美国自身在香港有庞大的经济、贸易和金融利益,任何打击香港独立关税区和金融中心地位的手段,都会造成对这些利益的打击,而且手段越重,美国自身的损失也就越重。此外,如果美国采取相关手段,中国政府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必然会强力反击,且这种反击不会仅局限于香港,这也会给美国造成损失。

  此外,美国对香港的制裁也意味着其在香港的影响力将迅速下滑。香港是全世界的自由港,并非美国一家可以决定其发展走向,只要亚太地区在世界政治及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还在上升,只要中国在世界的地位和影响力还在上升,那么美国对香港的任何制裁,其影响都将是短期的。全世界不同人才和资本还会争夺香港这一平台,而美国的放弃将意味着它很快会被内地和其他市场的资本、企业和人才所取代,未来再想返回将花费更加不菲的成本。

  事实上,美国在港企业与华盛顿的立场恐怕不尽相同。美国金融和法律服务机构在香港占据很大份额,涵盖外汇、股票、期货、资产管理及法律咨询等市场,赚取了丰厚利益。除非美国立法逼它们撤出香港,否则这些机构只会根据未来在港投资的安全和回报情况、香港是否保有法治与稳定,以及中国内地市场是否还有吸引力来决定去留,而不是像一些政客所说的因为一部涉港国安法而决定去留。商业机构更担心的,恰恰是美国政府打击香港对他们造成的间接影响,相信其中一些机构已经在华盛顿开展相关游说工作。

  考虑到以上这些情况,涉港国安立法一旦开始实际执行,其在西方一些国家面临的反对声可能反而会比现在小:现在各种声音之所以很“嘈杂”,很大程度是因为美国希望以“大声”迫使中国改变决定。

  但他们需要搞清楚的是,对外界所有可能的反应,中国都应该早有预判,这些都不会改变中国政府和14亿人民的决心与决定:涉港国安立法出台的一个重要目的恰恰正是打击外国政治势力在香港的存在,压缩外国势力及其代理人在香港的活动空间,防止他们制造动乱和颠覆。

  可以预见,亲西方政治势力在香港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难过。涉港国安立法一定不会损害香港人的人权和言论自由,但也一定会打击西方及其代理人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自由。(作者是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 【编辑:朱延静】